姜茶不好喝

#松野一松##过激狂热四男乙女推#
#Severus Snape##the last Prince#
一個垃圾畫手

舊坑如下
#独占我的英雄#主康正
#K#尊厨
#FZ/FSN#雁夜厨,主兰雁/金士

###有严重洁癖###

【康正短篇】假日里的国王游戏


-梗源群里小伙伴的点文

 

-没有文笔,文风清奇。康正的描写并不多。

 

-重度OOC,剧情没有,转变谜之突兀,流水账对话,大概是在第三第四卷之间…?

 

- PO是个死宅画手没有现充生活也不知道游戏怎么玩。

 

 

 

 

暑假的最后几天,大柴家少了几分往日的热闹。几人趴在客厅的茶桌上奋笔疾书抄作业,山部和福重不时叹气哀嚎为何假期过得飞快。大柴健介拿着笔两眼无神,他面前的空白卷子是最多的,支仓麻也坐在旁边为他讲题,偶尔温柔驳回健介泪眼汪汪的抄作业请求。

 

两盘切好的水果被小心地放在堆着习题册和试卷的桌上,势多川正广有些无可奈何,每次假期末都是这副景象。不过他自己一开始也只写了数学,后来在大柴康介的看管和“指导”下乖乖完成了其他科目的,以及对方布置的“额外作业”。吉田则是被迫过来的,在班里以认真著称的委员长在假期的开头就完成了作业,有些担心地看着桌边的几个人。弓家也早就做完了自己那份,笑眯眯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也没有要帮忙的样子。

 

目前在场的唯一成年人兼教师十分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享受着半同居恋人的喂食服务。上翘的嘴角表明了他现在的好心情和对于补作业行为的一丝嘲弄,似乎忘记了他本人在学生时代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今天大柴家也很和平。

 

“受不了了再下去会死的……喂,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阿重你写傻了?作业都写不完还想玩什么游戏??”

“放松一下嘛……不都说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学习吗!”

 

“…想休息……”

“不行,还剩这么多呢。”

“麻也……”

“……”

 

“国王游戏啊,正好这么多人玩起来应该会很有趣吧。”

“这种时候真的好吗……”

 

“哦?小鬼们难得有这种提议啊,就当是放松吧,老师批准了!”

“…康介哥居然也……话说国王游戏是怎么玩的?”

 

———————————————————————————————————

 

于是八个人就这样围坐在了茶几边上,桌面中央是九张洗好的扑克牌。

 

“那就开始咯?从A开始到8,加鬼牌。顺时针顺序摸牌,别让其他人看到,留一张底牌给抽到鬼牌的人,也就是国王。”

 

“啊,第一局是我。”康介扬了扬手里的印着小丑图案的扑克。余光看向身边有些坐立不安的正广,他在桌底碰了碰对方的手,朝着疑惑的恋人眨眨眼,示意对方告诉他手里的牌。正广有点为难,悄悄瞄了眼周围的人后,在桌子下偷偷地比了个“4”的手势。垂眼看了看桌底,康介不动声色地握住对方的手,满意地看到少年慌张的神色和泛红的耳尖。

 

“喂那边的大叔!不许搞小动作!势多川也是!”对面传来福重带着气恼的声音。

 

“老师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哦?”被注意到作弊的教师笑着打哈哈,指尖轻轻在恋人的掌心挠了挠后才放开手。“嗯…第一轮轻松些,就让七号和三号面对着对视一分钟吧,不能移开视线的那种。”

 

“……七号是我”支仓阴沉着脸举牌。

“我…我是三号……”已经吓得手都在抖的委员长拿出自己的牌。

 

应该也算是半个当事人的健介则一脸天然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家男友阴森森地用冰冷视线盯着对面的一身冷汗的吉田,然后第一轮的一分钟对视惩罚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局开始。风水轮流转,这次支仓是国王。

“……五号和二号,玩儿Pocky Game。”

 

健介有些茫然地拿着手里的黑桃2,望向自家的此刻想撕掉牌的竹马。正广捂住脸,不敢看自己手上那张方块5。

人民教师也坐不住了,假装冷静自然地提议这轮取消。

其他人里火上浇油的也有,弓家微笑着拿出了一盒pocky:“请吧两位。”

 

之后正广率先在诡异的气氛中咬断了巧克力外壳的棍状饼干,迫于支仓毫无温度的阴冷笑容,和被康介盯着的压力以及内心不断上升的羞耻度。

 

第三轮的国王是福重,“嗯……六号今天晚上要写完八号的作业。”

拿到黑桃6的吉田整个人都有些虚脱地看着桌子上那一堆白卷。山部拍拍好友的肩膀,晃了晃手里的印着8的扑克牌。

 

第四轮,“这次来个干脆点的,请一号和四号接吻一分钟吧。”弓家拿着小丑牌笑得非常友善无害,要求则开始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几个人都松了口气,暗自庆幸没有轮到这次的惩罚,幸灾乐祸地看是哪两个人如此不走运。

看着牌上鲜艳的红心A,正广眼神都死了。

康介盯着手里的梅花4,只想吸根烟冷静一下。余光瞥见身旁恋人手里拿着的牌面上是隐约的红色字母,他愣了愣。

 

“所以一号和四号是谁?不能藏着哦,要遵守规则。”笑面虎国王又问了一次。

 

深呼吸,正广缓慢地把手中牌的另一面翻转过来,牌面中心是一颗鲜红的心形图案。腰身被一把搂住,他转过头,看到恋人的双指夹住放在唇边的,印着四朵黑色梅花扑克牌。他望向那对深邃的墨色眼瞳,看到眼底盛满的笑意。

康介用纸牌在恋人的双唇上轻轻点了点,拿回纸牌后随即亲吻了牌面上残存的温度。正广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盯着对方嘴角勾起的若有若无的弧度和现在带些许诱惑意味的痣,有些期期艾艾了起来,即使在一群熟人的面前让他害羞地想要推辞。

 

“大家都在,还是算了吧……康介哥…”他嗫嚅着,耳尖粉红,有些不安地捏紧手中的牌,低着头的样子乖顺地想让人抱在怀中。

“一分钟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康介伸手抚摸着对方柔软的发顶,藏在金发中暗色的发旋也越发可爱起来。

“但…但是……”正广还想推辞些什么,眼神躲闪着不敢再和恋人对视,却瞄到健介在怂恿他似的向这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果然还是做不来吗…”叹了口气抱住金发少年,康介抬头向众人带点威胁地催促道:“小鬼们全都转过头去,不准看。”

“诶——明明都已经交往好长一段时间了还害羞什么,这样就没有惩罚的意义在里面了啊!”

“我还不乐意看呢!大叔你别以为和势多川交往了就可以经常乱来!”

“没办法嘛,势多川肯定应付不来这种场合。”

 

等到众人或是转过身,或是假装看不到其实在悄悄地偷看后,康介才和怀里脸颊发烫的恋人重新对上视线。指腹轻轻摩挲着对方柔软的双唇,每次吻上去都是非常美好的触感。他有些出神地看着年轻的恋人此刻眼中的倾慕和羞涩。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彼此的呼吸交错纠缠,开始升温的空气里飘着同一种洗发露的淡淡薄荷味。

 

抚着对方鬓角的柔软发丝,他闭上眼,亲吻了少年。

 

一开始他只保持了平常的唇瓣相碰,随后便是吮吸着,舔吻着,描摹着恋人的唇形,要求更多。正广半带犹豫,但还是听话地让他探入。少年纤长的手攀住他的肩膀,接受着回应着他温柔的攻城略地,身体微颤,偶尔漏出细微的喘息和有些许情欲的单音节。

 

漫长的一分钟就这么在这场缠绵的亲吻中结束了。

 

“好了小子们,可以转过来了。”康介很满意地抱住满脸通红掩着面的恋人,有些得意地看着不自然又面露尴尬的众人。“接下来的游戏老师就不奉陪了,你们记得做完作业,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之后便牵着几乎害羞到头顶冒烟的正广一起上了二楼,留下了几个目睹了一场热吻的高中生们。

 

“……他们肯定是去做的吧。”

“…………别说出来啊。”

 

——————The End——————

 

-是的他们后来就做了大半天。

 

-没有车。这篇写得还是挺艰难的,没有写过这种类型

 

-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