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茶不好喝

#松野一松##过激狂热四男乙女推#
#Severus Snape##the last Prince#
一個垃圾畫手

舊坑如下
#独占我的英雄#主康正
#K#尊厨
#FZ/FSN#雁夜厨,主兰雁/金士

###有严重洁癖###

【康正短篇】你的声音


-有点虐注意,但很甜的其实

-梗源自群里的连麦

-捏造注意,OOC注意

 
-受伤注意,剧情狗血注意

-已经投给大哥墙,但还是偷偷在老福特存一存

-类似康介视角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大柴康介失去了听觉。

    

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后。

 

车祸的当天,他的家人心急如焚地赶到救护车所送到的医院,就得到了手术通知。主治医生按程序说明了手术的成功率,和后遗症,带着口罩的脸看不出表情或者情绪,冰冷又机械。妇人的手颤抖着在家属同意书上签了字。

 

手术很成功。

 

但是他失去了听觉。

 

势多川正广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是手术后了。大柴健介尽力瞒了所有人好几天,想尽办法不让正广知道,害怕他会接受不了,而且他的哥哥肯定也不想让正广过于担心。最后在正广的几番逼问下,健介不得不低声说出了车祸的事实以及康介现在住的医院。

 

然后金发少年冲出教室,不顾保安的阻拦出了校门,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尽全力奔跑。他几乎什么也感受不到,除了耳边呼啸的风声,浑身的冰冷,酸涩的眼睛,和心脏的剧烈阵痛以外,什么也感受不到。他无法想象那个人会出事,一直以来都保护着他,安慰着他,深爱着他,给了自己亲情爱情和“家”的那个人,现在正躺在医院病床上。

 

急切地询问过护士后,他站在病房门前,双拳握紧调整好呼吸,轻轻推开了门。病床上的男人头缠纱布半卧着,望着窗外,身形有些消瘦。“……康介哥…?”他轻声呼唤道,但男人毫无反应。他慢慢走近,站在床边,试探着伸出手来碰了碰对方因这几天的消瘦而有些突出的肩胛骨,男人才恍若如梦初醒般地回头看向他,脸上满是惊讶,随后便露出了一个安慰般的微笑,抬手像往常一样,抚摸着少年柔软的金发。

 

男人的手一如既往地温暖,温暖到他泪眼模糊,一直强忍着的泪水止不住地滴落。他蹲下身,小声抽泣着,肩头随着他的压抑住的哭声而耸动。男人有些无奈,轻轻拍拍他的后背,抽泣声才渐渐低下去。拉过满脸泪痕的少年让他坐在病床边,男人握住他的手,指腹轻轻摩挲着手背表示安慰。

 

“……康介哥…需要多久能出院?”

 

他仔细地盯着对方的唇型,但还是没能辨别话语。

 

“康介哥…?”迟迟得不到回答的少年犹豫地再次出声。

 

轻轻叹气,康介抬眼望向对方困惑担心的眼眸,用极其沙哑又有些不成调的声音说道:“正广……我现在已经听不见了。”

 

 

几天后大柴康介出院了,他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正广特地请了假陪他,住院的几天他被照顾得无微不至,金发少年像是担心他会下一秒就不见一样,总是牵着他的手,十指相扣或者仅仅是指尖的碰触,以此来确认他的存在。回家后按照医嘱仍然需要休养个两三天,正广还想继续请假陪着自己的恋人,却被轻轻敲头拒绝了。“青春和我两者兼顾,还记得吗?”浅蓝色的便签纸上是这样的话语,正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对方以一个轻柔的吻给全部堵住。

 

工作日,健介在玄关停了停,给了自己哥哥一个灿烂的笑容后出了门,和在门外等待的支仓一同去了学校。妇人虽然想留下来陪自己刚出院的儿子,却也被摆手拒绝了。见他执意一个人待着,她也只能摇摇头出门了。

 

抽着烟,康介闭上眼有些颓丧地靠在沙发上。不得不说就算是他也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些难以接受。两三根烟被碾进烟灰缸里后,他决定出门散散心。一路上,车水马龙,街市上的人群的脚步声,商业街的促销打折,对他来说,全是无声电影。安静,太安静了。康介感到很烦躁。什么也没有,连噪音都没有。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情,互动的人,和他似乎都毫无关联,没有任何关系。

 

难以忍受的寂静,和孤独感。

 

他最终还是回了家,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些逃避地睡了大半天。

 

三天后,大柴康介被通知调职到了教务处,仅负责试卷出题,考试安排和教案检查。对于这样的安排,康介也只能默然接受。他的恋人则是每天在午休带着做好的便当悄悄跑来他新的办公室,即使隔了一整栋楼。午休时办公室经常没有其他教师,他也可以肆意地拥抱着年轻的恋人。对方阳光般的金发和柔软的双唇是他这一段时间里莫大的安慰和依靠。唯一让他失落消沉的是,他再也听不到对方用带着倾慕和温柔爱意的声音同他说话,呼唤他了。

 

「康介さん。」

 

「こうすけさん。」

 

他用力抱住怀里的人,埋在对方的颈窝处,不让少年发现自己内心的煎熬。

 

—————————————————————————————————————

 

之后便是休息日。正广心情很好,他总算是能有正当理由留着了。他和大柴妈妈交谈着,不时轻笑出声。下午准备出去逛街和购物,去闹市上走走,正广有些犹豫地向沙发上的男人投去询问的目光,对方点点头也表示想一同出门逛逛。

 

意料之中的安静。康介吸了口烟,依然有些烦闷,即使这几天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很多。路上,他在前面有说有笑的几人的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时不时也停下来,朝着有些担心地回头的恋人报以一个微笑。

 

到了闹市区的商业街,正好遇上活动促销,人群拥挤,一不小心就会被冲散。健介拉着支仓和妈妈率先挤进了店里。手被拉住,康介回过头是恋人的笑容,和用手指了指的街道斜对面的几家店铺。

 

牵着手,两人去了几家日用品商店和宠物店,选了一些必需品和竹锦要用的猫粮。坐在店内的休息椅上,康介有些着迷地看着不远处恋人逗弄小动物时的侧脸。忽然有几个人也进了店里,是正广的同学,其中有几个康介没怎么见过的人,和正广打了声招呼,似乎在邀请他去另一家店铺。自己的恋人有些惊讶地说着什么,随后便被兴冲冲的几人推搡着拉走了,离开时也只是急忙对康介示意待在这里,马上就能回来。

 

康介有些百无聊赖地等着,周围依旧很安静。店员过来询问,他也只是沉默了会儿,摇摇头,继续等着。

 

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手机也打不通,依然见不到那个身影。

 

他越发地烦躁起来,站起身,出了店门,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漫无目的地寻找,用目光扫视一片片的人群,试图找到那一抹显眼的金色,可依然是无果。

 

阳光刺眼极了,在他眼前的各式各样的色彩流动,路过的人的脸模糊又清晰。明明是如此的热闹繁荣,大柴康介却只感到这一切都离他很远很远。阳光落在他的肩上,可是阴冷的寂静,巨大的孤独感还是几乎将他淹没。

 

什么都没有。什么也听不到。

 

他站在街边,垂下头,心里控制不住地回响起恋人的声音。

 

「こうすけさん。」

 

「康介さん。」

 

“…………康介哥…!!”

 

他愣住了,寂静的世界里远远地传来恋人急迫的呼喊。

 

“……康介哥!!!”

 

像是在让他确认这声音是这片死寂中的幻想里唯一的真实一样,来自恋人的呼唤近了些。康介抬头环视着,向着他朝思暮想的声音的源头走去。推开迎面而来的人群,他转而小跑起来。

 

少年清亮的嗓音喊着他的名字,让他的心脏急促地跳动,步伐加快。

 

终于声音变得非常清晰。

 

他弯下腰喘着气,抬头看到耀眼的金色。

 

是他的阳光。

 

金发的少年扑上去紧紧抱住眼前的恋人,用手臂环扣住对方。

 

两人在人山人海中拥抱着。

 

「在人群中,我只能听见你的声音。」

 

——————The End——————

-很仓促的结尾了不然我来不及下单(。)

-不是非常细腻,想写的部分没能细致地描写出来

-感谢阅读!

评论(11)

热度(119)